大地を求めて (大地求索) 吉田潔 (Kiyoshi Yoshida)

京都魂赋予人们特有的气质,同时,与京都相关联的事物,似乎也变得格外特别。也正是这些事物,营造出一个更加完整的古都氛围,牢牢地吸引住外来者,被这座古都所俘获。

这是一篇琐碎的杂记,记录下我在两次旅程中所记住的人与事,它/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点:都被京都魂所熏染,陶冶,融合成了这座古城的一部分。

I

山梨县白桃汽水

山梨县白桃汽水在日本全国都有售卖。虽说第一次尝试桃子汽水,是在四谷须贺神社的自动售卖机处购买的,但它所赠予我的,更多是一种满怀京都气息的舒爽与甜蜜感。

正午的神社早已被橙黄色所覆盖,窸窣的蝉鸣与随风轻荡的绿叶,揭示了夏日的到来。热气附着在汽水瓶上,凝结成一片白雾。扭开淡绿色的瓶盖,畅饮一大口,冷气混合着液体一贯下肚,痛快舒畅,身体内部被汽水打穿一般,凉气在胃内荡漾开来,窜涌至身体的每个角落。额间的汗珠与瓶上液化的水珠一起,渗进了神社的棕泥地里,此时,又响起一阵蝉鸣。

一瓶山梨县白桃汽水有555毫升,在须贺神社拍照的空隙里,我没多久就喝光了,最后一口下肚,汽水已在阳光照射下变得温热,成了微微甜腻的液体,但桃子的清香仍旧留于口齿间,迟迟散不去。

我愿将山梨县白桃汽水比作“来自京都的清爽与舒畅”。

山梨县白桃汽水,汽水瓶子图
山梨县白桃汽水

II

骑自行车的京都少年

小时候看过无数的日漫和日本青春电影,对于日本学生,我总留着一丝幻想与执念。他们的青春谱曲与年少时光,似乎与中国学生是完全不一样的。我曾在电影里看到过多少幕场景,几名日本学生骑着大轮子自行车,在乡野的小路上开怀大笑,迎面吹去的夏风拂起他们的校服,蓝白相间的衣领在嬉戏中凌乱地不成样子,倒真像是水手在扬帆起航。

时隔近四年,我已记不得是在京都的哪里遇见这位骑自行车的京都少年,甚至完全忘记他的模样,但记忆中,他完美地贴合了我对日本学生的印象。

我和妈妈坐在大巴车的右后位置,坐在窗边,不知以何种情绪望向窗外转瞬即逝的乡野风景。黄昏傍晚,一切事物都蒙上一层灰影。大巴车的尾端缓慢出现一位骑着自行车的少年,在用与大巴车相似的速度前行。我隔着窗回头望向他,他左肩挎着蓝色单肩包,腰部略拱起,悠然自得的在小道内轻微摇晃着。他似乎觉着大巴在旁有些危险,于是加快了蹬车脚速,自行车的两个大轮子瞬时飞转了起来。

可能察觉到车内的凝视,骑车少年在即将超过我时,往车内盯了一眼,于是便确定了我凝视的目光。仿佛是因为车窗的阻隔,我并没有因为不好意思而挪开眼神,而是继续望着他。他也继续看着我。倚坐,沉默。骑行,凝视。此时的大巴合时宜地加速,骑车少年被轻易抛在了车后。扭头的角度加大,发现他随着大巴的运行轨迹望向车内。直到大巴最末端的框架将少年的前车轮隐没,留下一片小道旁的灰绿,我回了头。身旁,妈妈早已安然小憩。

京都的乡野,洁净、古朴、纯真、诚挚。我愿将骑自行车的京都少年比作“一分钟的永恒回忆者”。

III

京都的电线

京都若没有如此多纵横交错的电线作以点缀,便不是京都了。

京都的电线杆,电线杆图
京都的电线杆

似乎是京都大街小巷的一大特点,电线,作为最不引人注目却又不可缺少的存在,占据了京都市每一处美好的角落。错综的电线贯穿天空与屋宇缝隙处,看似纷繁冗杂,实则乱中有序。若不是因为日本时常地震,这些在半空中手舞足蹈的电线们,全部都会被掩埋到土地里去了。但绝不可以因此而感谢地震,只是这些电线们自己运气好罢了。

电线杆图,错综复杂电线,电线
电线杆图

与朋友们游走在京都的深巷,脚下踏着朴实洁净的泥土,头上闪晃过无数承载着光亮的电线,古城的参拜者。 我愿将京都每一根摇晃的电线称作“空中的传统舞者”。

摇晃的电线,电线影子,错综复杂
摇晃的电线

IV

京都民宿–天鹅绒庵

从小田原市到京都市,再从京都市南区到东山区,我们四个女生可谓一路上历经波折磨难。京都总汽车站令我们头晕眼花;在一阵忙乱中坐车反了方向,面对着一车人沉默的斥责道歉下了车;再次等车排队时美好的音乐喷泉暂时舒缓了紧张的心情;到站下车,阴冷的夜晚走到了墓地外围;早已沉寂下来的住宅区回荡着行李箱刺耳的推拉声;到达民宿。用密码推开木门的那一瞬间,我觉得这一切都值了。

京都民宅,京都房子,京都住房
京都民宅

天鹅绒庵是独栋的小木屋,分一楼和二楼。进门后是一个小而精致的玄关,放置鞋与收纳柜的地方。走进客厅,一楼的布局清晰地展开来:客厅里安置着一个开放厨房、一张木桌,稍稍往里走是一个洗漱间、一间浴室与一间和室。空间不大,却别有一番和式风味。顺着和室右侧的短梯走上二楼,一间洗漱间、杂物间与起居室。房间里摆放着两张榻榻米与两张床,我和另一位朋友选择了榻榻米。

京都宅子
京都宅子

夜晚与凌晨交际之时,呢喃细语、窸窸窣窣。片刻,天鹅绒庵与四个小人儿一起荡进了黑夜里。 清晨与傍晚的天鹅绒庵呈现出不同的模样。八点钟的晨光透过一楼客厅的印花玻璃,说不出的清爽与安详。毗邻花间小路和清水寺,我们都为住进这间质朴的民宿感到由衷的喜悦。 我愿将天鹅绒庵称作“京都万千灯火中的一缕阑珊”。

V

京都的手水舍

手水舍是日本神社里必不可少的建筑。为表对神灵的尊敬,人们在正式参拜前,是一定要去手水舍洁净身心的。

手水舍,手水舍图片
手水舍

手水舍位于神社的参道或设殿旁,一般是四支木柱支撑的凉亭形式,内部放置着一方盛水池,上面倒扣着几个木制长勺水瓢,用以清洗身心。

洁净仪式较为繁琐,但若经常参拜的人便早已习惯了。在盛水池里舀一瓢水,先用右手洗左手,再用左手洗右手,随后用右手倒少许水在左手上,清洗口腔,缓慢吐出,最后用两手将长勺水瓢垂直以清洗水瓢柄部,倒扣放回盛水池上,供下一位参拜者使用。

手水舍
手水舍

查找了资料,发现在手水舍里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一种较为简略的祓禊形式。在古代,人们都在神社旁的小溪或河川里漱口洗手,直到镰仓时代的到来,才逐渐改用石钵盛水。

令我遗憾的是,参观过许多神社,我从未有过一次完整的参拜,也未曾体会过参拜时那种全身心的投入与虔诚。若以后还有机会,也许我会跑遍京都大街小巷里的神社,然后一座一座地慢慢参拜吧。

我愿将京都的手水舍称作“牺牲自我的灵魂洁净者”。

若有图片侵权联系rex@leafwolf.net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 (天鹅绒庵的两张图取自airbnb)

鹿言桃语
鹿言桃语

查看更多
12+

发表评论

必填项已用*标注